第153章 钱可通神,心如磐石_从神级导演开始
笔趣阁 > 从神级导演开始 > 第153章 钱可通神,心如磐石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53章 钱可通神,心如磐石

  第153章钱可通神,心如磐石

  首先上场的是真武观的一位主事,他来到了大厅的中间,开始讲述这段日子发生的种种经历,尤其是因为沈渔的舆论攻击,真武观蒙受的损失。

  “经济损失超过21亿明元,大量的道观暂停开放,许多人员接受调查,多名弟子为表示清白自杀……”

  主事三十多岁,白面黑须,看着沈渔的眸子充满了怨毒。

  这一次事情之后,无论如何,真武观会被好好的整顿,他们这些人一定会被追责,包括他们的家族,都有可能被打落尘埃。

  他总体讲述了发生了什么,然后又有人上来,讲述着各方面的事情,沈渔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,觉得比评书听起来好多了。

  这是一个诉苦大会,大家都说原本经营的好好的,结果碰上了沈渔这个疯狗,现在资金链紧张,流动资金枯竭,叫苦不堪,仿佛下一秒就会破产,希望上面赶紧给予政策和帮助。

  嗯,这个场面怎么这样熟悉呢?

  就像是那些大企业开董事会一样。

  不过……这些人的脑子,和金象掌门一样,被驴踢了吗?

  沈渔笑吟吟的看着面前的名场面,只想掩面而去。

  推脱责任、逃避罪行、死不认错、自身无错……沈渔看着旁观的武当派弟子,看着那些武当派的长老们,这就是下面和上面的区别。

  上面口若悬河,天花乱坠的说着自己是多么英明神武、兢兢业业,下面的弟子……会感动吗?

  不,稍微有一点点良心和骄傲的武当派弟子,只会无比的羞愧。

  这些发言人是什么虫渣,什么王八蛋,武当派怎么把经营的大权交给他们?

  你们平日里的贪污、无能和昏庸,尤其是对于那些畜生的放纵,才是导致了今天的发生的一切,现在却明目张胆的在这里把自己打扮成白莲花?

  “对了,当年金象真人和金凤真人两个人争夺掌门之位,为什么金象真人赢了?”

  沈渔悄悄的对着李真人问道。

  “支持金凤真人的那些人,死光了,而金凤真人性子又太激烈,不肯妥协。

  于是长老们说金象真人稳重,金凤真人太年轻,才十六岁,就算是立下了那么多的功劳,但是还是要磨练一下,让她先辅佐金象真人几年,保证让她接替位置。”

  好吧,沈渔不说话了,其实他也知道,现在又听了内部人复述,原来是这样,这些长老们是把人当白痴吧。

  拼kpi人家赢了,就说资历不够,然后还要让人家当几年副手等等,说是为了磨砺她。

  怪不得金凤一怒之下下嫁郑国公,离开了武当派再无干系。

  但是,那些长老们瞎了吗?

  “那么,这些人不念旧情吗?”

  沈渔看着被带上来的朱友荣,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旧情?历史上,废太子的部属可是要好好清洗的。”

  “他是金凤的儿子呀,这些人把他折磨的这么狠,而且今天的审判,要革去他武当弟子的身份,并且废去武功,不用这么狠吧?”

  武当派当然不会明目张胆的杀掉朱友荣,不管怎么样,人家都是郑国公之子,尤其是他还是武当派弟子的时候。

  但是开除身份之后,就不是自己人了。

  到时候,安排一场意外非常正常。

  朱友荣被押送上来的时候,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,尤其是看到了沈渔的时候,眸子中有着一种非常非常的奇异的表情。

  那是一种被带了绿帽子,或者见到了前女友的男朋友的表情。

  嗯,看来吴圆圆和朱友荣谈过了,给他吃鸡腿饭了吗?

  唉……沈渔叹了一口气,他还期待着朱友荣看到自己破口大骂的名场面呢。

  下面的询问环节,就是朱友荣的供述,他表示自己调查人口贩卖的时候,发现了一些真武观的种种证据,并且把证据给了沈渔。

  “为什么不上报掌门?”

  “我以前上报过类似的故事,分别是四年前的十一月五日,三年前的二月七日,十二月五日,两年前的三月二日,五月三日和九月十五日,还有今年的一月三日,总共向总坛汇报了十二件武当派弟子行为不端的事情,其中包括九件都是重罪,可是我询问结果,或者是轻拿轻放,或者还在调查中,甚至被举报人,还来请我喝酒,说谢谢你的指点,我记住了等等。

  请问,我怎么能信任你们?我举报的人中间,还有两个涉嫌人口买卖!”

  “伱没有确凿的证据,我们还在调查,不行吗?”

  一位长老这样的说道,脸色有点尴尬。

  “四年了,证人都死了几个,你们还在调查?”

  “你的母亲,金凤在其中,扮演了什么角色?”

  有人厉声问道。

  “家母并未曾参与此事,一切都是我个人所为。”

  朱友荣平静的说着,当然质问的人,则是以各种证据,来表明朱友荣不可能接触一些隐秘,只可能有武当更高层的人介入,才有可能把事情闹得这样大。

  而这个人,就是武当金凤。

  嗯,这个审讯会很有意思,上面的道士各种泣血哭诉说朱友荣辜负了大家的信任,并且拿出了一系列的东西,表明了武当派当时正在准备一次行动,把那些渣滓一个个的收拾掉,其中一部分甚至已经被秘密掌控了,就差最后动手,结果朱友荣贪天之功,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,破坏了武当派的大行动,甚至抢夺走了功劳,让外人觉得武当派包庇坏人。

  其实,一切都在掌握中。

  其实,他们就差一步就要行动了!

  其实,他们才是忍辱负重的一方,他们为了武当操碎了心,人都胖了不少!

  上面的长老们群情激奋,就连李真人都觉得很有趣,轻轻地捅了一下沈渔,问道。

  “你觉得他们表演的怎么样?”

  沈导演撇了撇嘴。

  “演技浮夸、语言无力、证据不够、长相太丑。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

  李真人同样的笑了起来,蠢货欺上瞒下时候也是这样,大局为重,大局在我,大局都好,出事了就是被小人的冲动行为破坏了,我们只差一步。

  一个组织内部的斗争中,这样的人,和平时代能赢。

  那边对朱友荣的控诉还在继续,比如他的种种不配合等等。

  沈渔曝光真武观开始之后,朱友荣就被真武观控制,这时候他还有最后的机会,比如提供沈渔掌握了什么,让真武观打赢这场舆论战,不至于现在名声扫地等等。

  “各位师叔师祖,真武观损失的资产都是小事,最大的问题是,真武观的名声受辱!

  水至清则无鱼,每个门派都有蛀虫垃圾,武当派每年都会处理一些,这一次曝光的那些人,比起庞大的武当派来说,只是一小撮,而且是已经被监视准备处理的一小撮。

  但是现在,朱友荣为了一己之私,不顾武当声誉,勾连外人……”

  这个人正在义愤填膺的说着的时候,沈渔噗嗤一声的笑了。

  这时候,整个现场非常的寂静,沈渔这一笑引来了无数的目光。

  “沈先生,你有什么高见?”

  那个人阴森森的看着沈渔,他是沈渔舆论战中的失败者,而且听说沈渔有意靠近武当,那么一旦沈渔加入,就直接打烂了他的饭碗。

  论起宣传,天下间又有谁能比得上沈渔?

  “没有什么,只不过我很好奇,你们既然掌握了那么多证据,为什么还要严刑拷打阿荣呢?”

  沈渔无奈的翻了翻白眼,“你这样的说法,不是和前面的互相混淆了吗?”

  李真人也忍不住了,笑了一声。

  外界对于武当派刑讯朱友荣的情景,很是鄙夷。

  大丈夫做事观迹不观心,朱友荣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出这么多的证据,然后交给沈渔,而且他从警以来公正廉明,不畏强权,事情发生之后,也没有逃避而是主动承认。

  这时候,武当派如果有脑子,不但不会严刑拷打他,反而会让他站出来主动的处理、收拾门派中的渣滓,在沈渔之前把那些王八蛋都给干掉。

  当年是武当派对不起金凤,而且那些人弄死了人家的女朋友,人家儿子有所怨言,又有什么不对。

  无论是砍头还是灭了满门,大家只会说一声武当派法度森严,而沈渔那边还能怎么样?

  可是,他们却把朱友荣严刑拷打!

  人家凭什么会说,说出来让你们赶紧准备假证据吗?

  那个发言人被气得满脸通红,只能不理会沈渔,继续申诉朱友荣的不好。

  “青蕴师弟一生清正廉洁,心怀仁慈救人无数,面对流言,他在众人面前拔剑挖胸,让大家看看他的心是不是红的,并且表示他一生无愧,只希望大家不要污蔑武当清誉。

  金括师叔散尽家财,投身慈善之事,一生不知活人多少,三日前病逝之时,大声呼喊孽徒误我武当。”

  发言人举出了一个个例子,都是被这次舆论风波伤害到的人群。

  这是必然的,雷霆震动之下,必然会有无数人正常的生活被打乱,更有许多无辜者受到了牵连。

  武当派中间有许多很不错的人,不然也不会发展到了这个地步。

  沈渔悄悄地看了一眼丽芙,却发现她面无表情,一点说话的想法都没有。

  好吧,你儿子你都不在乎,我……我也就等一等,现在情况有点诡异。

  沈渔能理解这种情况,这些站出来的人,其实一个比一个精明,但是现在面对利益,而且抱团起来,自然只能开始乱来了。

  这一段审讯总体上来说,还是很成功的,大家把朱友荣成功的塑造成了一个武当叛徒,不识大体,阴狠狡诈等等,给武当派造成了极大的损失,这种人不处理,武当派就完了等等。

  最后,有人提议,革去朱友荣武当派弟子身份,然后发配后山云山崖囚禁两年。

  现场的目光都落到了沈渔身上,大家觉得沈渔会出来说一段或者委婉动听,或者慷慨激昂的话语,来为朱友荣辩护。

  毕竟这个人有着扭转实力的本领,所有人都听说沈渔的传奇,无论是一曲让俄罗斯大公主改变主意,还是三部电影混拍设下圈套,种种的表现,都让大家有一种此子一定在憋大招的感觉。

  说不定,他还会载歌载舞一番……就像是天竺哪里的电影。

  沈渔轻轻地,邪魅的一笑,却什么都不说,任由投票继续。

  阿荣……今天的事情,真好玩。

  太刺激了。

  ……

  十分钟后,投票结束。

  长老会投票以微弱的优势,刚刚超过百分之五十的票,通过了决议。

  朱友荣有罪,革除朱友荣武当派弟子身份,然后发配后山云山崖囚禁两年

  虽然在场的人都知道,所谓把朱友荣后山囚禁两年,只是一种掩饰的说法,他的仇人这么多,一定会有人私下下手,把他弄死。

  武当派的声誉都这样低了,那些人也不在乎损失了再多一点,至于说皇帝那边……武当派怕皇权吗?

  不过是一个闲散王爷的儿子,而且这个王爷也已经死了。

  越是这时候,越要不在乎!

  他们报了仇,但是背锅的是武当派呀!

  可是,长老们都有点心神不安、忐忑不定。

  首先,这个投票怎么可能通过?

  就像是股票一样,越大公司的股票就越分散,有时候最大持股股东的票数不超过百分之二十。

  武当派同情金凤,支持金凤的人不少,按道理,这个投票不会通过,然后再等下一次的决议,再和金凤好好的谈一谈,让她让出很多利益,做出承诺等等,才能放掉她的儿子。

  可是,居然通过了!

  沈渔他干什么,尤其是他那神秘的笑容,也让大家心里毛毛的。

  他到底有什么底牌?

  这时候,就算是最迟钝的人,都能感觉到这场审判的诡异了。

  朱友荣非常平静,不哭不闹,却一直盯着沈渔不放,恨不得用热烈的眼神来融化沈渔,非常的在意好朋友。

  沈渔云淡风轻,神神秘秘,仿佛山上青松,不沾任何尘埃,却又胸有成竹,仿佛大局已定。

  他们两个,眉目传情之下,绝对有着大阴谋!

  有人想起了搏击俱乐部,里面一刚一柔两个男主角……

  ……这样的人,太可恶了!

  然后,到了第三个环节,请沈渔发言。

  “沈导演,请。”

  金象掌门和蔼的说道。

  三百年历史的真武殿,四面的墙壁上有着精美的石雕,地面上的坑坑洼洼述说着历史的沉淀,真武大帝稳坐在正中间,三丰真人的长剑挂在了高处。

  这座宫殿中,决定了很多次帝国的命运。

  沈渔在坑坑洼洼的石板上走着,却回过头,再看了一眼丽芙。

  三分钟,只要给他三分钟时间,他翻开牌,就能说服金象和武当派长老们杀了朱友荣,并且全力追杀金凤,再往后,金凤反击,武当派内乱,打出狗脑子

  可是……这样做值得吗?或者说来得及吗?

  金象这批人就是蠢货!

  风吹过,大殿中有着一丝的凉意。

  为友为敌,一念之间。

  沉吟了一下,沈渔把右边口袋取出的一张纸,撕成了碎片,确定这些指甲盖大小的东西无法复原之后,又将碎片装入了口袋。

  现场的人们看着沈渔的举动,疑惑不解。

  这应该是一份说辞,或者是一个计划。

  然后,他从左边口袋里取出了一张薄薄的纸,让紫衣道士递了上来。

  首先拿到的是许守贞,她看着这张支票,不由自主的吹了个口哨。

  就像是黄鹂鸟在枝头雀跃,感到了春天的惊喜。

  支票的开头是一个6的数字,还有八个零。

  这是一份由美联邦三家大型银行提供担保的资产证明书,六亿美元,大致等同于5.4亿金龙元的现金。

  支票在一位位长老的手中传递过去,大家都有种吹口哨的冲动。

  毕竟,这是陆亿美元呀!

  “对于这段时间,发生在美国的种种事件,我很遗憾,觉得可以告一段落了。

  我将在那边成立一个基金会,五日后把这笔钱捐出去,用来补偿、保护那些受害人,以及日后的运营。

  欢迎真武观主持此事,谢谢。”

  这一次行动,围绕在沈渔身边的康恩财团和别的组织,吃的是满嘴流油,这些人自然不会忘了沈渔的那一份。

  1.1亿美元。

  大家做了这么大的事情,自然要考虑回报社会,啊不,是拿出一部分钱给政客、给记者、给别的力量分一点。

  3.2亿美元。

  真武观是一个庞然大物,你虽然把人家打得血流满面,满地找牙,但是你是不可能锤死人家的,相反,你们最好考虑怎么善后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,还是拿出点钱消灾吧,这笔钱是给真武观的。

  1.7亿美元。

  这些钱,都是初略的计算,也许有偏差,但是大体上没有错。

  后两笔钱,是沈渔离开前,把大家叫来,拿出了分配份额,希望大家都出点血,他去武当派结个账。

  钱不用到账,以后给就行了,银行代表就在跟前,提供担保和资产证明。

  这笔钱不是硬性捐款,甚至可以不用出。

  但是,大家踊跃捐款。

  这笔钱,并不是赔偿给武当派的,是赔偿给受害者的。

  但是,但是!

  谁规定百分百要给受害者?美国法律不是规定了吗,一个慈善机构,只要拿出百分之八的钱就算是做慈善了,剩下的,可以是运营费用。

  这笔钱,本来是朱友荣的买命钱,也是沈渔的买命钱。

  一个大户子弟,如果被人绑票,绑匪狮子长大口,要了一个天文数字。

  结果年青貌美的太太加倍答应,拿出了钱财,那么,绑人的那些人,是杀了能打能冲大户子弟呢,还是放他回去重整雄风?

  这么大的家业,都是大户子弟拼出来的,那个貌美的太太只有一点点幕后功劳。

  那么……

  这是买命钱和买命钱!

  如果吴圆圆不出现的话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saok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asaok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